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时间:2019-04-23



编者按:

近日,有新闻报道称《全国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发布,随后被国家卫建委辟谣,称该文件非官方出台。在业内引起一番波澜,“有惊无险”。但也给托育行业敲了一个警钟,“整改”的无形之手随时可能来临,必须尽快挣脱“野蛮生长”的漩涡,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在近20年里,城市职业女性的人数大幅上涨,加上国家“全面二孩政策”的出台,对托儿所的实际需求更是与日俱增。

着眼于当今社会切实需求,专业的社区型托育机构,无疑是目前社会刚需,托育机构作为服务性机构,市场缺口尤为显著。

目前中国早教托育面临的问题,是“管理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可双薪家庭日理万机,没空照顾宝宝;过渡宠溺的“隔代亲”育儿观念又备受争议,“独生”“独养”“独教”这种“寓教于乐”的孤独童年,正是我们千禧一代经历的童年。

2018年,史上最严的教改新政,包括红黄蓝事件所引发的国务院有关学前教育的新政——《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新政对于连锁加盟的幼教机构冲击最大,对于已经并购了众多幼儿园准备资本化退出的机构更是重大打击,用灭顶之灾形容都不过分,但对于连锁托育机构是个最大福音,非常幸运地避开了政策限制。当专注于早幼教的资本被排除在幼教赛道外之后,托育这个赛道就显得更加突出了,将会成为资本的新宠。

然而,我们经常会发现一种独特的现象,一个行业一旦被市场捧为风口的时候,伴随而来的就必然是同质化、低门槛,而一旦一个行业的进入门槛过低,就必然会对于消费者的利润造成威胁和伤害,接下来的就是国家层面的大力整顿。比如教培新政、比如红黄蓝所引发的一系列的政策冲击。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同样的状况在托育早教行业,首先从从业资质来看,到底有多少人是具备相应的资质都存在着疑问。目前在国家层面,唯一获得国家认可的只有《育婴师国家职业资格认证》,而在实际操作层面,很多从事幼教行业的人员最多有一个幼师资格证书,甚至什么证书都没有。虽然很多早教机构在老师上岗之前都会对老师做相应的培训,但是这种没有统一标准的内部培训明显缺乏足够的科学依据。

其次,在教学内容的设计上,我曾经接触过很多的早教机构,但各种品牌的早教课程设计并未有更多的差别,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一家早教机构里看到“彩虹伞”这个游戏活动,而且还不止一次的重复教学。而且我们也能很容易发现,在早教这个行业,有很大一部分的机构都打着意大利蒙台梭利教学法的旗号,但是到底什么是蒙台梭利教学法,我请教了很多从业者,一直也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回答。而相对的,蒙台梭利教学法和德国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以及美国感统综合训练到底有什么区别,更是谁也说不清楚。而当我们在关注这些教学法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考虑过,这些外来的教学方法是否真的就适合中国本土的孩子的成长环境?在这个过程当中,到底有没有进行过本土化的改造呢?

再次,在教育理念上,托育和幼教最大的确实是在“育”而不是“教”,既然是育,其重点应该是抚育,而不是要教会孩子什么技能或者知识,且抚育的过程中过分强调托育中心的重要性,而忽视了对于家长在家庭教育上的引导,必然会很大程度上导致早教的目的无法达到。而我们目前的很多机构其实都是在教孩子,而并非是在教家长。

最后,托育和早教的审批和监管单位并不明确。托育机构的教学质量、安全保障、卫生状况等多数都是依赖于行业自律,这就意味着在机构运营的过程中必然就面临着诸多不可控的风险。而这种状况也是文化课辅导机构被大规模整顿的直接原因,从这个角度而言,托育、早教机构是否也面临着自上而下的整改,也不得而知。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有文化课教育机构的前车之鉴,作为0-3岁低龄段的托育行业的从业者,在还没有明确的标准的时候,其行业自律的标准就必须提高到一个新的层级,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则新闻: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很明显,已经有很多人关注到了这个行业的痛点,开始从源头上做起了文章,光从《全国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的标题来看,就不难发现这是要在产业链的上游筑起一道堤坝,从而影响这个托育行业,如果你是托育早教行业的从业者,估计也得吓的一身冷汗。幸好,我们又同时发现了另外一则报道:

托育市场,想说爱你不容易

此次发布的《标准》还属于行业机构自发形成的规范标准,并非卫健委官方发布的正式文件。国家卫健委发文称,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规范,以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规范发展,保障婴幼儿安全和健康。

在这个社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之下,幸运的躲过了教改新政冲击的托育行业,其行业的整改早晚都会到来。

毕竟,在经过了房地产拉动经济快速增长的野蛮生长的年代,无规则、无标准的创业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与其等着头顶上悬着的那把刀落下来,不如从现在开始,未雨绸缪,提升自己的进入门槛。

当你的标准可以高于行业标准的时候,你自然就可以在潮水退去的时候,在岸上看看那些在大海游泳却忘了穿短裤的人们。


2019年,是中国教培行业的“新政元年”。

随着新政逐步落实,之前的市场乱象将会逐步受到整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办学门槛将会逐渐提高,发展模式也将发生重大变化:在“减负”与保证体制内授课秩序的大背景下,文化课类培训的无序局面将会有所改善;素质教育会愈发受到重视,在政策导向和教育消费升级的推动下迎来“黄金时代”;教育综合体会更加受追捧,帮助更多的中小机构解决办学门槛提升及机构运营成本上升的压力;而受到“遏制上市冲动”的民办幼儿园也会开始谋求新的出路,与教培业开始共享场地资源与生源...

无论是头部企业市场方向的转变、学科教育素质化的趋势、以及寒冬下资本热的理性化倾向都在告诉我们要回归教育本质,让教育企业的产品、技术、教学、服务的价值能有效作用于学生,积极推动学生的减负,积极辅助教育的改革,把握政策趋势,让教育企业创造更高的社会价值和社会认可度,以此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

2019年,让教育回归教育,让教师获得尊重。

微信扫码了解最新托育政策,加入行业讨论群




本文摘取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啦
【下一篇】:没有啦